第三百一十期:本市對校園曝險少年輔導做法
圖片
編輯管理 主編管理
點閱次數:10190349
訂閱人數:30017
訂閱電子報
取消訂閱電子報
310期 編輯群
發行人: 侯友宜
發行單位: 新北市教育局
總編輯: 張明文
副總編輯: 歐人豪
  劉明超
編輯學校: 蘆洲國中(109)
執行主編: 游玉英
編輯群: 陳東義
  陳素婉
  杜明叡
全國運動會@新北
教育部電子報
國家教育研究院電子報
我的新北市粉絲團
新北市政府教育局
新北教育全紀錄
發刊日期 2020年12月25日310
教育交流站
當我們與曝險少年相遇:落地.與他們同在
資料來源:新北市蘆洲少年福利服務中心主任 高珮熏 | 2020-12-25 | 作者:高珮熏 人氣 119

當我們與曝險少年相遇:落地.與他們同在

讓復原力與少年同行

新北市蘆洲少年福利服務中心主任 高珮熏

復原力的開啟,就像公園中飛過一隻麻雀,那麼簡單又無意識……

 

「你們有夢想嗎?」

「我的夢想就是將這些傳統文化傳承下去……即使你們都覺得我不好,我還是會持續堅持做下去!」

 

這是阿輝去大學演講開場的一段話。

很多人很難想像一個「犯罪又偏差的少年」可以談什麼夢想!你們能像阿輝一樣,堅定又勇敢的實踐自己的夢想嗎?人類的大腦發展歷程中,青少年階段因報償驅力增加,其中意識擴展及創新探索最為活耀,因此,特別有完成夢想的驅力,怎麼可以不好好運用這段時間的活力與嘗新的動力呢?

當你想到少年你會想到什麼?而你又會怎麼「理解」他們?

根據Biestek (1957) 在《個案工作關係》提到,與個案互動關係中,只要助人者能展現包括個別化、有目的的情感表達、有控制的情緒涉入、接納、非判斷的態度、案主自決及守密七大原則,就能有輔導的效果。蘆洲少年中心(以下簡稱蘆少)設置在蘆洲,蘆少的設置只要實踐助人,就是幫助青少年,而蘆少的教育就像公園那隻飛過的麻雀一樣,無痕跡地在少年的生活中飛過,透過「一同生活」的方式拓展其「生活視野」,無意識地「影響」少年,陪伴少年在困境中找到活著的力量及意義。

 

落地前:從偏見開始

身為助人工作者,都會明白同理!但當你走在路上看到「一群飆車的少年從你身旁呼嘯而過」,我想,同理早就被拋之在外。我常聽到很多人說起少年,會使用「8+9」、「有夠屁」等字眼,這的確是很多人對少年的看法,這也讓我有機會跟大家開啟對話的契機。

助人者要「更關心」面前這少年,過去認識少年往往從偏見開始,包含外觀、長相、穿著及行為等,而忽略要繼續「更好奇」追溯他們會做這些事情的原因及選擇。所以,到底要怎麼更關心少年?就是同理與包容,所謂的同理,就是需要以「同情的理解」的原則去看待一個人,簡單來說,就是「不要把少年一切行為與想法看得這麼單純」!要看見他們行為背後的重要原因,是有他們認為合理的說法,與那些看法「嘗試討論」,並且能用包容的態度,明白少年目前狀態背後的理由。

阿輝對刺青充滿好奇,覺得很多刺青的圖案很好看,也時常上網看那些圖片,不僅會試著模仿畫出來,還會去了解各種圖案的意義,阿輝私下自己做了很多的功課後,就決然的去刺青。家長或旁人看到時會說:只有壞小孩才會刺青!

因此,阿輝剛刺青時,只要來找我,總是遮遮掩掩的,並露出擔心的眼光看著我,即便他帶著凶狠的眼神、滿口檳榔味與全身名牌的衣物,但我知道他眼神中充滿擔心!那時候的我,只想關心他怎麼會突然來找我!了解刺青的原因?刺青痛不痛?還有,吃飽了沒!

 

身為蘆少的社工,透過各種方式接近青少年,了解其生活方式,好奇「為什麼要選擇這樣的生活方式?」、「為什麼想要犯罪?」、「為什麼會生氣?不願意遵守規則?」等,以關懷的眼光去理解其內在思維與想法,不單只是靠印象判斷其行為,自然而然的被接納、被涵容地輔導過程中,我們更在乎的是「關心我面前這個少年。」。

 

落地時的眼光:幽默

在面臨狂飆的少年,有人願意真心的接納與同理,甚至做出「更關心」時,少年就會願意與你互動,與你分享痛苦與開心的生活日常,而輔導的歷程就會在這裡開始發生。而此刻的助人者需要開啟新的眼界去「懸置」自己原有對是非的判斷,不是放棄你原有的是非對錯,而是先把判斷「借」放在心中,「更明白」眼前少年的狀態,用著「不同的眼界」去看他們的行為。所以,不論輔導多久,每一個人來到我們面前,都是一個全新的個體、全新的家庭。「幽默」並非只是表面膚淺的歡樂,重點是對生活狀態有更多的「整合」,對事件有更多面向的了解,使少年在生活中,內心更為自在而有活力。因此,我很喜歡每一次少年來到我面前時,那種輕描淡寫的語言:

 

阿輝那天說「我終於可以好好帶我爸出去走走了!」在細問之下,爸爸那天晚上因過勞而休克,經過一晚的急救,終於救回來,但也中風了,需要阿輝長時間的照顧與陪伴。那些談笑間,阿輝帶著不捨的心情,但也很欣慰爸爸終於不需要為了家中的那一碗飯而沒日沒夜的奔波。

阿輝說「那天推爸爸出去外面公園走走,很奇怪的是,大家已經沒有再關注他的刺青,而是讚嘆他的孝順!」

 

我喜歡阿輝輕輕地訴說他生命有多重,我知道這個幽默的方式從來不是因為他不在乎這些事情,更重要的是他用著不同的眼光看著自己的故事,試著整合自己的狀態,不是一種說法解讀自己的生活,而生活是很多事件、很多情緒的累加堆疊而成,幽默地看待自己,不是取笑或不重視,沒有任性,而是接納、是寬恕。

到底有誰可以改變他們的生命?給他錢?給他資源?其實,這些少年只是需要一個穩定的陪伴關係,有一個穩定的成人可以與他們共同思考他們的問題,不是命令與規範,是討論;不是責備,是之後可以往哪裡去!這也是一個社工在這些少年生命中一起努力的重點。

 

落地的過程:支持網絡與因應能力

沒有一個人可以單獨的活在這個世界上,你我都是!曾經有個少年跟我分享過「還好!你曾經跟我分享過你眼中的世界,跟我不一樣!也還好自己願意看那些不同的生活」。少年比我們想像中的脆弱,即便有兇悍的外表,像大人的語言,他們更多時候,渴望有一人可以接住混亂的他們!他們需要被引導,也需要聽到建議。

當輔導歷程來到了「影響」的過程時,少年就會願意開始「嘗試」各種新的可能,一個助人者就有機會在這樣的嘗試過程中,與少年討論「如何回應現在的生活?」其中,重要的是不僅需要透過個別的協助,更要創造許多「生活」的可能性,所以,如何透過方案計畫滿足少年的需要顯得重要!計畫中除了增加休閒活動外,也很需要培養少年的生活技能與人互動的經驗,甚至是認識周遭的生活環境,其中包含地理、歷史和人文等知識。

當少年可以走進改變的歷程時,敢嘗試就是他們最常做的事情!

 

阿輝曾經告訴我說,他真的很愛陣頭,可以認識很多人,可以教他很多事,世界變得比較大,視野變得比較寬!

阿輝去大學演講的時候,與我們社工一起拍了影片、練習如何演講,也找了自己的陣頭團體一同去推廣陣頭文化!阿輝說「還好有這個機會可以去演講推廣文化,這才知道自己多不足!需要改變!」

 

阿輝的反思也讓我知道帶他們出去走走,促進他們思考,引發他們行動改變,透過穩定且信任的關係影響他們產生韌性,也透過不同的生活刺激,使他們對自己的一切變得更加的關心,也激發他們去找尋自己想要成為的那個人。

落地:建立自尊與找尋生命的意義

陪伴「一個人」一同找到生命的意義是很重要的事。很多人都會問我,你到底想要帶領這些少年去哪裡?「成為他們想要成為的人」一直是我們蘆少很堅定的回應!到底一個助人者可以影響他們什麼?其實沒有一個人可以真正回答這個問題。

我認為只有「更關心」一個人,在一起生活的歷程中,去發現意義感,才能持續整合自己的生命,接納一切的可能與不可能。

 

阿輝常常回到蘆少找我們聊天,不管遇到什麼困難,都會回到這個空間一起憶說當年,不斷的重新了解自己的過去和現在,阿輝說「如果重新選擇,我還是會選擇過去那些看起來有點可惡的自己,雖然做了很多不好的事情,但過去的自己也造就現在的成熟!」

阿輝說「現在的生活的確蠻平淡的,就工作、照顧爸爸、出陣服務神明,然後做自己想做的事情。」阿輝說生命真的得來不易,做好自己想做、該做的事情就好,可以讓自己平安就好。

 

我認識阿輝九年了,從狂飆的行為到找到生活的意義,雖然期間遇到很多挫折,也對自己很不好,但是卻在其中找到他自己生活的意義感。我喜歡與這些少年互動,只因我們的關懷,讓這些生命扭轉得很燦爛!

到底要怎麼協助一個少年?我想,一個助人者如何在輔導中,能站在少年身邊,愛著與陪著他們走一段人生轉彎路。然後,當我們放手時,未來的他們不管遇到什麼挫折,只要記得曾經有一個人「真正」的愛著他們,這些力量就能住在少年心中。即便在很久很久之後,依舊是有力量的,使生命持續前進!

 
新北市對校園曝險少年輔導做法 本市對校園曝險少年輔導做法
返回上一頁